凌星月三人都完发挥了自己的演技,将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如果不是他们三个自己知道,服用了那个蘑菇之后,三人状态是多摸的好,只怕自己也会被自己人骗了过去

三个人躺在垫子上,看着后来上来的人,也审视着提前上来的人,看见每个人一幅筋疲力尽的样子,不仅也心里暗暗的琢磨,是不是有和自己一样的演技派。

自己三人的位置,比较远,因此不太担心别人的偷听,所以三个人暗暗的在小声商量。

“王爷,你看那个大个子,就是那个带矛的,那个你觉得如何?”

“那个可能是第一个上来的,但是这个人我觉得倒是不足为虑,你们不需要太过于放在心上。”

“啊?为何我觉得这个家伙挺厉害的?!”

“可能是听厉害的,但是这个家伙,藏的不深,表现也就是中规中举,相反,倒是那个什么都没有的,脱光光的家伙,我觉得隐患更大。”

“那个人都已经累脱相了,而且身上的家伙都没哟了,不会有什么威胁了吧。”

“总觉的这个家伙藏的很深的,表面上看,确实,所有的东西连衣服裤子都扔了,就为了赶个名次,但是这个家伙明明是行有余力的,没必要扔那么干净。关键是,他为什么要第二个就上来,我总干感觉他是在审视所有能上来的人。才做这个第二名。要小心这个家伙。”

“木龙,你觉得呢?”

“我觉得有几个家伙确实是行有余力的,但是也都装的跟死狗一样,这里面,藏的高手不少,如果真的是比赛,那还真挺麻烦的,对了,大人,你觉得思图和丹木他们还能上来吗?”

“很难,他们两个应该不会放弃的,但是,这个楼梯,要是他们跑,一天时间够不够都很难说,现在他们最好的方法是找到这个组织赛事的,让他们直接出塔,这是最好的效果。而且,丹木也拿着古兰木塔给的信物弓箭,我觉得古兰木塔还是会照顾他们的。”

阳光下的女孩怀抱一束小雏菊

“所以大人让他们留下了。”

“是啊,咱们留下的话,古兰木塔可能没什么照顾,但是丹木和古兰木塔的关系还是不一般的。我觉得这古兰木塔是知道谁是谁,谁在那里的。所以我觉得丹木他们不用担心。”

“倒是咱们三个。等咱们干了这些瓦剌萨满之后,怎么能够出塔,是个问题啊。”

“嘿嘿,跟着大人就是好啊。”

“怎么说?”

“我们自己带队的时候,各种问题各种解决,都是我们哥俩个的事情,现在跟着大人了,您说打谁就打谁,您说怎么打,就怎么打,根本不用动脑子,痛快啊!”

“就是,就是!跟着大人打仗,当真是叫冲就冲,叫摆就摆,叫动就动,叫停就停,哈哈哈哈,当真是痛快的紧!大人英明啊!”

“……”

一句话说的凌星月也是哑口无言,自己何尝不是想找个地方是不用脑子的,奈何总是这样,自己得身先士卒,想想也是头疼。

三个人正在说着,瓦剌的萨满团上来了,这次,爬楼,萨满团可是吃了苦头了,十七个人,只有十四个人上来了,另外三个人不知是什么原因,就没有楼面,但是看着几个萨满的状态,晒是十分不错的,虽然一上来也是装的十分虚弱的样子,但是,所有人都捂着自己的法杖,而且,身上汗湿的印记,也不是那么的明显。

瓦剌萨满人数的额变少,对于凌星月他们可是一个好消息,但是,这里楼梯上,应该不是死亡了或者消失了,只不过是没赶上来,后期能不能出现,还是一个未知的问题,但是对付的人变少了,这起码减轻了凌星月三个人的压力。

有等了一个多时辰,该上来的基本上都上来了,坚持不住的也就坚持不住了,这一点点的人呢,在这样一个足有百亩方圆的大厅里,真是占不了多大的地方。一群陌生人,互相运着气,前期上来的人,大部分已经喘过气来了,不再躺着,而是靠着墙坐着,互相的审视。

有点人看着十分的友善,不管是谁,看过来都是微笑的点点头,有的人呢,则是面沉似水,睁着一双死鱼眼,不管是谁看过来,都是一眼瞪回去。

凌星月三个人,另辟蹊径,三个人互相掩护,一个人背对外面坐着,挡住了里面的两个人,三个人品字形分布,让窥探的人无从下手,而里面的两个人,则对所有人做一分析,看看谁到底是地势友

瓦剌萨满,显然是没有注意到,这里的三个人,各路人群太多了,凌星月三个人又是特意的演技派,互相掩护的十分到位,根本没能阴气瓦剌萨满的注意。

而瓦剌萨满因为人多势众,一开始就成为了各大团体,注意的目标,这种在重要场合成为焦点的待遇,显然是让瓦剌萨满团不是很满意的,但是在法系缺乏的区域,你手握一根法杖,还想让别人不注意你,这就比较苦难了,看的出,已经有好几个团队,把萨满团队列为了主要竞争对手,希望能够处置后快。

萨满团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在完成了这样一个对精力,体力,精神力多种考验的测试之后,显然,能留下来的,都是精英。这样一群精英团队,显然也不把这些威胁作为威胁,都是吃肉的,就要看看谁才是肉呢

其实这种在明面上的涌动,对于凌星月来说,到不是很担心,他担心的是一些看不到的暗流,凌星月敏锐的感觉,总能够觉察,在这些人中,模模糊糊的有几个点,散发出来彻骨的寒意,这种寒意十分的模糊,但是又确实的存在,他就像就像,就像拥挤的地铁里面,有人悄声的放了一个无声的臭屁,那种臭味飘散出来,你能明确的只是,这里有人放屁,可是看上去,都是一张张无辜的脸。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