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刚才不是说,如果在这道域找到这二物的话,你还要带我与那些东西回去,给你的老祖交差么?”

苏昊惊疑。

“开始我的确有这种想法,但现在我却觉得,这件事并没有我所想的那么简单。”

卓义摇了摇头,接着又道:“我想的是,待我们找到这二物后,我便单独回一趟梵域,找到老祖问清楚这件事,如果他老人家不愿回答我的话,那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带你,以及那二物回去了。”

“敢情你这是连你家老祖都怀疑啊?”

说这话时,苏昊不禁笑出了声来,感觉卓义这家伙还真是个奇葩呢?

“我并不是怀疑他老人家,我无异也只是为了谨慎起见,就如同大哥刚才所言,如果我家老祖当真为了那二物将你给杀了,那我岂不是要愧疚终生?”

卓义苦涩一笑,“当然,我肯定宁愿相信一个救过我性命的人,也不会去相信一个对我只有吩咐、而什么都没有告知的人。

最关键的是,今日大哥对我所言的这些东西,都太重要了,这也不得不让我联想很多东西,以及顾忌到一些不可想象的后果。”

从这一番话中便可听出来,卓义当真是人如其名,乃是一个有情有义,且心思缜密之人!而这样的人,也是苏昊最为喜欢结交的人!“好,那等我先恢复精神力,咱们下一站就先去君州看看,而至于这魔州之地,等我们下次有了新的计划,再回来也不迟。”

“嗯,就依大哥的意思!对了,这片林子诡异得很,时常都有魔灵出没,我这就去外围替你护法,大哥尽管安心养神!”

“那敢情好啊,哈哈哈……”一阵畅谈之余,卓义当下便前往了峡谷外围,没再打扰苏昊。

鱼条

当然,有他这尊麒麟替苏昊护法,一般的魔灵肯定也不敢轻易靠近这片山林!而此时的苏昊,也算是定下了心来,没再去想太多,因为想得再多都没用,一切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很快,他便静下心来,借助这片天地间完美的道则秩序,乃至这浓厚的灵气,开始调息起了自身。

待自身气息稳定,三口至尊洞天自主吸纳天地之精时,他也是趁着这个机会,利用意念进入了混沌监狱……放眼牢笼内,如今不免显得有那么几许空荡。

诸如1号牢笼的血魔、3号牢笼的赤洛、4号牢笼的斗启、6号牢笼的无修、10号牢笼原居的蓝魔、11号牢笼的九临、12号牢笼的佛帝、17号牢笼的力天盾、18号牢笼中的凌北,如今都已前往了外界!留下的也就只有:2号牢笼中的柳妖、5号牢笼的鬼帝、7号牢笼中的十三株长生草、8号牢笼中的雷帝、9号牢笼中的药帝米兰、13号牢笼中的荒齐、14号牢笼的梦魇、15号牢笼的鲁西,以及16号牢笼中的妖帝!“早知在离开仙界之时,就该利用天演之术,查询一下那力天盾的踪迹了。”

一眼扫过那空荡荡的17号牢笼时,苏昊心头莫名地便升腾起了一股十分复杂的滋味。

放出监狱中的这些老鬼们,原本他想的就是要这些家伙能够相助于他,而且个个都有着自己的特殊技能,说话又那么好听,但他万万也没想到的是,那该死的力天盾,竟会在他落难之时离他而去?

力天盾的背叛,莫不令人感到愤怒!不过遗憾的是,苏昊在进入圣界之前的那段时间,着实也太忙了,几乎都忘记了那个叛徒的存在,如今当他彻底想起来时,心头难免还是有点不好受。

而此时此刻,苏昊也是在内心底发下了毒誓,待他下次回到仙界时,也就是那力天盾被永生永世监禁的时候!“牢头,圣界的雷霆资源,应该远比仙界还要丰富,而且其道则秩序也比较完善,雷霆精华中所蕴含的物质,也肯定是非常乐观的,这一次你可要好好淬炼一下自己啊!”

路过8号牢笼时,只见雷帝面带喜色,主动起身,一片好心地给苏昊作出了一番提醒。

“你就尽管放心吧,我不会忘了你的那一份。”

苏昊摇头一笑,他岂会不知雷帝心里所想?

“那就先多谢牢头了!”

雷帝恭敬抱拳,喜色难掩。

如今他的身体,可以说也是恢复了七七八八了,一切都在朝着最好的一面进发,当然,越是恢复得好,那他所需要的雷霆精华便会越多!而他的内心里,也无时无刻不在渴望着,自己有一天也能够像血魔、赤洛、斗启那样,能被苏昊带去外界,去给苏昊管理混沌学院,去给苏昊分忧,以报答苏昊对他的大恩!“牢头,你都好久没有给我搞梦力了。”

就在苏昊路过14号牢笼时,只见那满头发丝杂乱,且面貌狰狞犹如一具干尸的梦魇,弱弱地提醒了苏昊一句。

梦魇,乃是一尊昔年以梦入道的奇异古能,诞生年代不详,因为他的记忆太过残破!而他的模样,相对于初始之时已经好很多,至少他那溃烂的下巴,以及身体,差不多都生长出了一层新的血肉。

不过不难看出来的是,他的身体恢复状况,的确是显得有点缓慢。

“放心吧,此次来到圣界后,我定会给你多搞点梦力。”

苏昊心头难免有点惭愧以及尴尬,因为这样的回应,他已经对梦魇说过不下三次了,但他却一次又一次地健忘了。

说白了,之所以梦魇的恢复速度会这般慢,其实这是因为他太过疏忽所致,因为在仙界时,他便错过了太多的机会,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所掌握的那门梦魂**了!简单一番交代之余,苏昊便来到了15号牢笼门口!而此次他进入混沌监狱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来找到鲁西,讨学时空**而来!鲁西,自称时空大帝、时空之主!诞生年代不太详细,或是那凌驾于混古之上的太古时代,也或许是在太古之前的道启时代。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