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怎么样子的火焰?”

韩帝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少女尸骨,虽然知道这声音并不是来源于她。

魔神语气低沉而沙哑。

“那该是如何的火焰呢?”

“紫色,黑色,青色,各种颜色的火焰!”

“世界坍塌了!”

“部都毁灭了!”

“那场火焰,消灭了一切!覆灭了一切!所有的一切都被焚烧殆尽了!”

“我似乎看见了雷电,天雷,天劫!”

“对!那是一道血色的天劫!”

话音落下。

韩帝瞳孔猛的一缩。

美女大学生裹浴巾牛奶白肌肤楚楚动人图集

血色的天劫,很难让他不瞬间就联想到一个人的身上去。

万仙之首!

为了试探心中的疑惑,韩帝试探的开口:“万仙之首?”

轰隆隆!

朗空之上,一道血色的天劫毫无征兆的出现,狠狠的朝着韩帝的脑袋上劈砍下去。

然而韩帝却是轻描淡写的抬出手,将这道血色的天劫轻而易举的接住,甚至还颇为轻松的随意将这道血色天劫吞入口中。

滋滋啦啦!

一顿电磁火花的声音,韩帝的体表不断的冒腾闪电。

过了一会,韩帝相安无事,反而是他身体的强硬程度多了几分。

当然,现在韩帝的体魄在天劫的淬炼之下已经抵达了一个相当恐怖的境界了。

所以目前的天劫磨练体魄的提升已经变得不高了。

有事没事韩帝还是会唤一道血色天劫劈一下自己。

倒是远处。

一群人匆忙赶过来的时候。

半路就看见面前一道血色的天劫落下,吓得顿时停在原地。

此刻,反应程度最大的人乃是申公豹。

“啊哟哟哟哟!”

申公豹刚一见眼前红光落下,吓得一蹦三尺高,整个人就像是惊慌失措的老鼠一般。

这完就是应激反应症状,病入膏肓的重症患者。

旁边的许语堂和邵泽洋乃是凡人。

俗世之间也习惯了雷声轰鸣。

虽然这一道雷声来的突如其来,不可避免的让二人吓一跳。

但是这种惊吓很快就可以过去。

相反他们两个人受到惊吓的最主要的来源,反而是旁边这个情绪举动都过于夸张的申公豹。

申公豹完就是惊弓之鸟。

“咳咳。”

他察觉到自己的举动未免太丢人了,只能假装咳嗽来隐藏自己的尴尬。

“好像又出事了。”

“好大的一团黑雾,这里面部都是死人的气息,这些都是尸气聚集而成的啊!”

申公豹摇了摇头,面露凝重之色。

听着这话,果然没有人再去在意之前申公豹被吓得跳脚的模样了。

他们目光皆是紧紧的盯着前方不远处。

“这便是老先生口中说的,血液颜色的天劫吗?”

“果然,空气之中都带着刺鼻的血腥味道。”

“仙人的血?”

“……”

在场的几个人心思都十分复杂。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猥琐老人的来头,但是眼下看来,事情的真相似乎距离这个猥琐老头所说的东西越来越靠近了。

……

“就是这样!”

魔神的声音突然高了八度。

从他的语气之中,韩帝能够明显的听出来惊慌失措。

那是面对一种无法回忆的过去的应激反应。

“又来了!”

“他又来了!”

魔神的沙哑声音变得慌乱,不知所措。

韩帝眉头无比的凝重。

从这一幕他基本上可以断定出来。

眼前的魔神,绝对不是万仙之首!

他另有其人。

但是眼下的魔神,明显是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他的记忆处于混乱之中,记不得以前的事情。

但是对于一些事物的恐惧却是铭记在骨子深处的。

比如。

那个充满火焰的地方。

恐怕就是万仙之首肆意屠杀,造成生灵涂炭的地方。

“那个地方是哪里?”

“什,什么地方?”

“充满火焰的地方?”

“我,我记不得……”

“你需要记起来,告诉我,那个地方在哪里?”

“我,我…….”

魔神的情绪变得纠结,复杂,激动无比。

他的记忆正在疯狂的冲撞。

“呃,啊…….”

一声声的低吼声音不断的在这片黑潮的空间之中盘旋。

恐怖的力量在肆意的摧毁原本就已经夷为平地的杏林村。

现在的杏林村,是真的一点凸起来的废墟都没有了。

一切都被夷为平地。

这是最平面的平地。

韩帝站在原地,目光朝着周围望去,毫无阻拦,甚至能够看见黑潮之外的一群人。

这群人正用着担忧的目光望着这里。

他们原本是被林跃之的滔天剑芒吸引过来了。

待到他们赶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这里竟然变成了这幅模样。

“完了,林都护还在里面。”

“林都护不会出事吧?”

“别瞎说,林都护福大命大,怎么可能会出事?”

“……”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着的,但是每个人心里都是隐隐不安的。

眼前的黑潮呼啸,凝而不散,怎么看都让人心悸害怕。

林跃之又困在其中,那岂不是……

人们都不敢继续想下去。

……

“我想起来了!”

魔神突然大吼的开口,沙哑的声音传遍天际!

一瞬间。

外面的申公豹等人,感觉自己耳膜都快要裂开了。

“想到什么了吗?”

“吼那么大声做什么?”

申公豹嘟哝一声,抚了抚他的头发和衣裳。

但是他的手突然顿住了。

然后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惊愕的抬起头。

“这,这,这不是那个谁吗?”

韩帝目光焦灼的盯着少女尸骨:“说,你究竟想起什么来了?”

魔神赫然说道:“吾乃地狱之主!”

“地狱之中唯一的魔神!”

“掌控整个地狱的主人!”

与此同时。

外面的申公豹也是猛拍大腿。

“我想起来了,他是地狱之主啊!”

这一瞬间,申公豹热泪盈眶。

“终于,终于让我见到一个故人了!”

“我还以为……”

“呜呜呜……”

许语堂和邵泽洋几个人,面色古怪的看着旁边的申公豹。

这个猥琐老头不仅说的话稀奇古怪,而且这个怪异的举动更是让人感觉他精神失常。

一会哭,一会笑,一会装疯卖傻,一会故作深沉。

要是一般的人,哪里会有这么多的戏?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