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巨山印化出一道道山印从空中砸下,李秋雪也是不得不分神,一边躲避着玄光镜的攻势,一边又要躲避巨山印的攻势,显得非常狼狈。

那巨山印的威力同样相当惊人,每个被山印砸到的地方,都会被砸的粉碎,李秋雪心知,若是自己被山印砸中,恐怕也得受重伤。

“该死的!”

李秋雪脸色有些难看,法器的威力太强了,让她很难再找到机会对这些人出手,光是躲避法器的攻势就已经非常勉强了,更别说是继续进攻了。

“得像个办法!”她心中想着。

然而,没等她想出办法,那胡茬男又将最后一件法器缚身镯催动。

只见缚身镯周身迸发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而后又化为一道银色牢笼,照在了李秋雪的身上。

李秋雪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像是被重物拖着一般,速度被大幅度地减慢。

“什么!”李秋雪大惊。

这就是缚身镯的效果吗?

而与此同时,玄光镜和巨山印的攻势,也是开始从两侧不断向李秋雪袭来。

面对袭来的金色光束和山印,李秋雪本想避开,奈何此时她被缚身镯所压制,速度慢了太多,已然避不开其攻势了。

马尾辫小美女校花甜腻西瓜的夏日

轰隆。

一声巨响,李秋雪最终被山印重重砸下,砸进地面之中,引得碎石石沫飞溅,尘烟四起。

“秋雪!”林静等人大惊,李秋雪居然被法器伤了。

秦风更是暴怒,有一种冲上台将那十九人全都宰了的冲动。

要不是还能感受到李秋雪的气息,秦风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控制不住。

“如何?”胡茬男一脸得意。

“这就是我这三件法器的威力,原本打算留到后面关键时刻使用,结果运气不好,第一轮就遇到了,逼得我不得不使出这三件法器来对付。”

“不过,能逼出我这三件法器,也不算亏了。”

“认输吧,如果不想再受到我三法器的攻击的话。”

“认输?可笑!”李秋雪的声音再碎石堆中响起。

“嗯?”胡茬男皱眉。

很快,李秋雪便从从碎石堆中爬了起来,嘴角留着鲜血,不断咳嗽着,气息也有一些虚浮,狼狈不堪。

“何必呢,认输不好吗?认输不丢人!”胡茬男有些怜惜地说道,如果不是为了晋级下一轮,他还真不舍得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动手。

“认输确实不算丢人,但想让我认输,还不配!”李秋雪冷声道,紧紧盯着胡茬男,冷静,却又有一种凶光暗藏其中,就像是盯着猎物一般。

这些法器都是这胡茬男祭出的,只要解决了他,其他的人,就不足为虑了。

被李秋雪看地有些发毛,胡茬男赶紧又催动法器,同时向李秋雪攻击。

法器同时爆发,迸发出惊人的威势,李秋雪也是不得不避其锋芒,赶紧向后暴退了几步,开始不断躲避各种法器的轰击。

胡茬男见状长吁一口气。

看样子,她还是躲不开三法器的攻势。

李秋雪刚才的眼神,太吓人了。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人,居然会展露出那种眼神。

不过,眼下他有三件法器在手,任李秋雪怎么挣扎,都敌不过法器。

可这种想法仅是一瞬,下一刻,胡茬男的脸色就变了。

李秋雪又爆发了,身形一跃而起,向前冲去,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此刻,她的身法犹如鬼魅,身形不断在三件法器的攻势中穿梭而过,连缚身镯上照下的那道银色牢笼也碰不到她分毫。

“什么!”胡茬男大惊。

她是怎么做到的?

但眼下,他已经没有震惊的时间了。

最终,李秋雪穿过了三件法器的攻击范围,又将气运转起来,凝聚于手,随后,蓄力,猛地向前轰出一拳。

嘭!

一拳出手,众人再度被震飞,而且这一次,这一拳的威力更加强盛,众人再也没有了一战之力了,动都动不了了。

三件法器当即失效,落到了地上。

李秋雪随手将三件法器收起来,走到胡茬男面面前,盯着他。

胡茬男心底害怕极了,紧紧盯着李秋雪,有些色厉内茬:“,想怎么样?”

李秋雪看着胡茬男,忽然出手,一把抓起了他,双手掐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不知为何,看着眼前的胡茬男,李秋雪心底忽然就涌起了一股杀意。

也因为这一股杀意,李秋雪手中的力道渐渐也是重了起来,掐的那胡茬男的脖子上不断响起“嘎吱”声,一双美眸中展露出一股可怕的凶性。

她想杀了这胡茬男!

秦风皱眉,立刻就看出了李秋雪的不对劲。

他真怕此时李秋雪会按捺不住,忍不住把这胡茬男给杀了。

“老婆,快清醒过来!”他立刻向李秋雪传音。

就像是定海神针一般,秦风的一句话,瞬间变将李秋雪那暴怒的杀意给压制了下来,令李秋雪猛地一个激灵,忽然就意识了过来。

此时的胡茬男已经气息相当虚弱了,别说催动法器了,连呼吸都快呼吸不了了。

李秋雪一惊,匆忙放手,将胡茬男丢到了地上。

胡茬男这才感觉自己好受了一些,大口呼吸着,感觉重新活了过来。

而此刻,他再看向李秋雪的眼神里,已经是充满了恐惧。

李秋雪也没空去理会胡茬男,而是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心中有些骇然。

怎么回事?

刚才,自己差点就杀死了这胡茬男?

为什么,刚才自己会突然起了那么重的杀心?

秦风也是眉头紧皱。

难以想象,那可是李秋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老婆。

她刚才居然起了杀心?

不过,李秋雪毕竟还是李秋雪,很快就调节了过来,不再多想,又将目光放在了已经周围奄奄一息的十九人身上。

这些人前面就已经被她重伤了,然后刚才又被她轰了一拳,已经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了,更别说施展法器了。

轰!

不再犹豫,她直接轰出一道气掌,将十九人全都轰下了斗武台。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