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中的刘裕,静静地站着,四面八方看台上的各种窃窃私语,从他的两耳中直灌进去,也不知道能听清楚多少。

郗超一脸阴沉地看着刘裕,突然开口道“刘裕,你这样挑拨世家跟圣上的关系,不就是想引发我们大晋内乱,然后让你的老婆趁虚而入吗?说一千,道一万,你跟慕容兰的那些关系,永远也洗不清的。”

刘裕平静地摇了摇头“你跟慕容垂的关系,自己心知肚明,又何必在这里倒打一耙来诬陷我呢?既然你是死不忏悔,那就如你所言,亲自下场跟我战斗吧,就用我们手中的刀剑,来了结我们一切的恩怨。”

郗超微微一笑“刘裕,你这个人最大的毛病就是对自己有着过高的评价,以为靠着自己的那点蛮力,真的可以包打天下,这一回,你孤立无援,你的北府兄弟也不能再出手帮你,你以为你靠点草药治好了自己,就真的可以逃过这一场了吗?哼,告诉你吧,我今天就是来收拾你的。”

刘裕笑道“很好,郗长史,你可别光说不练。嘴上吹得震天介,下了场却过不了两个回合,今天,在这里,万人注视,你的一切阴谋诡计都无法再用,你说我自视过高,可我为啥觉得这话形容你更合适呢?是谁给了你勇气,让你相信自己能在比武场中面对我刘裕的时候,可以身而退?”

郗超哈哈一笑“马上你就会知道我的自信何来了。”

他转头对着司马曜行了个礼“陛下,此贼猖獗之极,今天老臣一定要亲手讨逆,为所有给此贼害死的大晋将士报仇,还请陛下恩准。”

司马曜叹了口气“郗长史,你就非要这样杀了刘裕吗?朕也必须要提醒你一句,入了格斗场后,生死就由天注定,你的生命安,朕可无法保证哦。”

郗超冷笑道“入场格斗,生死天定,陛下,臣为这一战已经作了充分的准备,刘裕一勇之夫,不足为虑,根本不在老臣的眼里,只要您一声令下,臣这就可以下场了。”

司马曜转头看了一眼支妙音,只见这位绝色美人神色平静,缓缓地说道“佛说,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其缘,皆有其定数,郗长史跟刘裕,大概是有一段孽缘,也只有用这样的方式最后解决,他们二人也都做好了准备,陛下,您刚才已经同意郗长史出战了,君无戏言啊。”

司马曜点了点头,对郗超沉声道“既然如此,朕准了你的申请,郗长史,你可以出战了。对了,那个什么机关木甲,现在何处?朕很有兴趣看看。”

郗超哈哈一笑“老臣现在就唤其出来!”

9158 甜美主播

他一挥手,大袖之中,一枝穿云响箭,破空而起,而随着这枝响箭上天,郗超的一身大袍,无风自落,露出了里面紧身所穿的一件大铠,这件铠甲上,古色古香,虽然新抹的不少油脂,作了保养,但仍然可以一眼看出,起码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甚至可以说,必是祖传铠甲,而绝非一般的军用批量打造战具。

铠甲的护心镜上,一道深深的刀痕,触目惊心,可以想见盔甲的主人当年给这一刀劈中时,几乎送命的惊险,王旬睁大了眼睛,讶道“这,这不是当年的车骑大将军平叛时所穿的御赐盔甲吗?”

郗超哈哈一笑“不错,当年先祖父大人,都督五州军事,出镇北府,他忠于大晋,忠于元皇帝,苏峻谋反之时,他起兵勤王,与叛军恶战,这一件盔甲,就是当时他所穿的御赐宝甲,在战斗中,他被敌军悍将近身,一刀及胸,几乎战死,可是天不绝我大晋,先祖大人还是死里逃生,最后平定了叛乱,成就万世功名。今天,我这个郗家子孙,面对同样沽名钓誉,背叛国家的反贼军汉,特地要穿上这层盔甲,今天,我郗超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祖先的忠魂附体,与我同在!”

周围的世家子弟们聚集的看台之上,暴发出一阵雷鸣般的叫好之声,刚才刘裕的话已经让他们恨不得把这个丘八碎尸万段,而郗超,就成为他们这些高门世家的代表。

刘裕冷冷地说道“要是郗鉴将军知道有你这么个不屑子孙,成为他一生追求的北伐大业的最大阻力,害死无数忠勇将士的话,他一定会大义灭亲,亲手杀了你这恶贼的。你还有脸把他的盔甲穿在身上,就不怕他的在天之灵震怒,就这么收了你吗?”

郗超的眼中闪过一道杀意,他缓缓地戴上了头盔,而一张青龙面当,也遮住了他那丑陋不堪的脸,白髯在他的胸前飘荡着,而一双杀气腾腾的眼睛,直视刘裕“能用手中刀剑解决的,绝不要用嘴,刘裕,你其实挺走运,能有幸成为这世上最精良的杀戮机器手下的第一个牺牲品,只凭这点,也足以让你永载史册了。”

刘裕的心猛地一沉,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空中而来,那是一股无形的杀气,带着一股难言的邪恶,而几十步外,慕容凤的坐骑,突然也连声长嘶,向天引颈长啸。

刘裕扭头看向了身后的天空,只见一片乌云也似的东西,自远及近,飘然而来,看台上不少人开始惊呼“那些,那些是什么?鸟群吗?”

“不对,哪有这么大的鸟,一丈见方的鸟,你见过吗?而且,他们下面吊着的是什么,那个,那些个大玩意?!”

“这,这看起来是钢铁的东西啊,天哪,怎么,怎么就象有的是手,有的是脚,有的,有的是躯干,还有,还有那是什么,怎么,怎么大刀长戟也可以在空中飞?”

“你什么眼神啊,不是刀戟在空中飞,是有那些大鸟,噢,不,不是大鸟,是会飞的木鸟在吊着他们,我的天哪,有鬼,有鬼!”

在众人的惊呼与尖叫声中,这团乌云也似的东西已经飞到了格斗场的上空,这下众人都看得清楚明白了。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