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陶茹霜在琼金呆了两天半,然后前往燕京拍摄新剧。

这是一部谍战剧,是剧组的主要演员之一。

一个性格狡猾,残忍的女二号。

陶茹霜欣然接受了这个角色。

反面角色,对她而言,是巨大的挑战。

想要将反面演员演出精髓,必须要让她有血有肉。

不能单纯一味地坏。

还要有善良和温柔的一面。

芬姐对陶茹霜的定位很准确,目前阶段接戏都以女二号为主。

她有表演天赋,在现场也有灵性,但演技还是要磨砺一段时间才能成熟。

让她过早地参与扮演女一号,反而有些揠苗助长的意思。

清纯女主长发飘飘美如仙

女一号不仅需要演技,而且还要有流量担当。

如果一部戏失败了,收视率惨淡,剧组会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责任加在男女一号演员的身上。

道理很简单。

谁让拿了剧组百分之八十的演员费用?

虽然处女作好评不断,但陶茹霜暂时还没有资格承担女一号的压力。

如果遇到一个糟糕的剧本,又或者差劲的出版方。

很容易一部戏便导致一蹶不振。

芬姐这么做,是想要保护好陶茹霜。

陶茹霜抵达影视基地,管哲打来电话,兴奋地笑道:“那首歌上传之后,效果很不错,尽管现在热度还没有完全起来,但是付费率很高。”

陶茹霜松了口气,“辛苦了,希望能卖个好成绩。”

管哲笑道:“这首歌出现一个梗,太有意思了!乔智说唱的那段rap,被疯狂地吐槽!”

陶茹霜奇怪道:“那一段说唱不是挺好的吗?吐词清晰,简短有力,关键也没多长。”

“说到点子了!”

管哲笑得破音了。

“就是因为太短了,所以大家现在都喊他‘快枪手’!从来没有听过这么短的RAP!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晃过去了。”

“呃……”陶茹霜半晌才道:“不能怪别人,他当时录歌的时候,就是个混子。而且,他当时强烈要求,剪辑得短一点,不要说两遍,尽量弱化他的存在感。”

乔智的风格便是想让别人忽视自己。

只可惜刻意的低调,反而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管哲擦掉眼角的泪水,“没事,有吐槽的点,说明有火的潜质。”

陶茹爽心中暗想,乔智这次估计要尴尬了。

是个男人都怕被人说快吧!

他那么要面子。

估计要郁闷死了。

不过,再仔细想想,姐夫也不会在乎那点虚名。

对于一个吝啬鬼,赚到钱的快乐,足以抵消一切。

……

乔智最近常常接到出事楼盘置业顾问的电话。

每次都让自己过去再看看。

又说各种户型都很紧俏,再不过去就没有了。

逻辑明显有问题。

经历那次遭遇韩斌和肖芸的风波,乔智注定不可能在那边购买房子了。

倒不是迷信。

跟老婆的前男友买一个小区,这不是脑子瓦特了的行为吗?

今日有时间,与陶茹雪一起,来到“碧海蓝天”楼盘。

比之前那套房要贵五千一平,优势是地理位置更好,还是现房销售。

乔智和陶茹雪在置业顾问的邀请下,观看了一下几个户型,选中了一套一百四八平米的边户户型。

乔智很爽快地支付了定金。

让陶茹雪措手不及。

以为乔智会再跑几个楼盘,综合考虑。

“就这么交钱了?”

“是啊,什么都合适,不用犹豫。”

乔智在私下里,其实将琼金所有合适的房源都研究了一遍。

陶茹雪怀孕了,总不能带着大肚婆将琼金城逛一圈吧。

当然,这些体贴的话,乔智不会跟陶茹雪细说,也说不出口。

置业顾问原本见乔智和陶茹雪是年轻人,估计今天没戏。

年轻人买房大多是靠家中长辈,自己一般做不了主。

没想到乔智付定金能这么爽快!

置业顾问积极去准备协议了。

陶茹雪用胳膊肘拱了拱乔智的肋下,“平时见那么小气,今天怎么没有多磨磨?”

乔智故意道:“还不是怕被那置业顾问瞧不起?”

“会吗?”陶茹雪惊讶道。

“这些置业顾问都是人精。如果咱们斤斤计较的话,这一身名牌在她们眼里基本就是A货或者水货了。”乔智半开玩笑道。

置业顾问名叫朱琳,销售经验丰富。

走到办公室,准备定金协议,旁边的女徒弟很惊讶,“这么快就定了?”

朱琳淡淡一笑:“他们一进来,我就知道今天遇到大鱼了。”

“哦?师父,给我讲下原因呗。”年轻置业顾问好奇道。

她看不出来这对男女的深浅。

低端的销售一般通过看顾客开什么车,来衡量顾客的家底。

“那男的是开路虎来的!虽然现在路虎价格不算特别贵,但也算是二线豪车了。至于那女挎的包,脖子上戴的项链,还有那一身品牌服装,加起来肯定超过六位数,甚至比那辆车还值钱。”

年轻置业顾问倒抽口凉气,“没那么夸张吧,说不定是山寨呢?”

姓朱的置业顾问笑道,“所以我让平时多看下时尚杂志。不是为了自己买,而是让更了解顾客。她脖子上的链子,是最新一期顶级杂志封面新款,山寨好歹也要食物作为参考,不能凭控捏造吧。一般要延迟一两个月。现在便能穿上,说明她不是普通人。而且,能穿上最新款奢侈品的女人,不在于她一身穿着价值多少,而是在于关系和人脉。”

陶茹雪身上的那个链子,是安梓夏送给她的,自然不是俗物。

年轻置业顾问笑道:“原来如此,还真是大开眼界呢。”

她突然摸着下巴,“师父,我觉得那女人有点眼熟,好像是省电视台的主持人。”

朱琳眼睛一亮,“没错,是挺眼熟的。”

看了一眼两人的身份证。

“原来是他们夫妻俩啊!”

乔智和陶茹雪,是琼金一对有名的夫妻。

陶茹雪的人气比起乔智甚至还要大一些。

朱琳之前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难怪一身名牌,原来是豪门之女。

看了一下房子,便决定全款购买大套户型。

现在能轻松理解了。

签署好了协议。

朱琳主动让乔智和陶茹雪参与敲金蛋的活动。

如果换做一般的顾客,她也懒得推荐了。

咔嚓一声,碎裂的响声。

陶茹雪凑过去看了一眼。

运气很糟糕。

用锤子敲到了空气。

朱琳赠送了一些礼品,如矿泉水、羊绒被等。

看上去很丰富,与几百万的房价相比,实属九牛一毛。

上了车,陶茹雪让乔智别急着开车,凑过去在他面颊上吻了一口。

乔智笑道:“怎么?算是奖励吗?”

陶茹雪认真道:“当然!以后我和宝宝有自己的家了。对了,下个月就要付房款,有足够的资金吗?”

乔智微笑道:“放心吧,我已经凑好钱了。”

陶茹雪没有继续追问。

乔智手里有多少钱,还欠多少,她并不知晓。

不是故意不问,而是对钱没有概念。

对她而言,他们的小家,不需要多大的地方。

只需要能遮风挡雨便好了。

新房总价多少,得房率多少,阳台是否赠送……

统统一切,她都不在乎。

要论住的舒服,琼金有几个地方,能比得上陶宅的别墅!

仔细想想买房过程中,陶茹雪的表现,难怪陶南芳要选择自己做女婿,帮衬着她了。

陶茹雪不肆意挥霍钱财,但绝对不是守业或者开疆扩土的主。

相对而言,小姨子陶茹霜还更精明一些。

将陶茹雪送到广电大厦,然后前往师大食堂。

路上给胡菁菁打了个电话,希望她能帮自己设计新房的装修风格。

晚点会将自己在房子拍摄的照片,发送给她。

现房的好处,付完款,便不用等待,直接可以拿到房子。

拿着现场的毛坯图,结合网上的户型图,就可以简单地制作装修设计图。

“乔老板,这么快又有置业了啊。”

胡菁菁对乔智的了解看似很多,其实很肤浅。

潜意识觉得乔智的家庭背景很不错。

否则,怎么能娶上陶茹雪呢。

“结婚的时候,没给媳妇买房,经济宽裕了,自然要补上。”乔智笑道。

“还真是疼老婆呢。不过,老婆也了不起。没房子也能嫁给,那可是真爱了。”胡菁菁开玩笑道。

“……”

乔智无言以对。

经济情况现在是好起来了。

但,不得不承认,之前经历过一段吃软饭的往事。

住陶家的,吃陶家的,工作也是陶家安排的。

和陶茹雪的感情最恶劣的时期,自己动不动还硬怼陶茹雪。

有种软饭硬吃的意思。

现在自己站起来了。

对比过往,还真是不堪回首。

努力告诉自己,人生不要随便膨胀。

要懂得财不外露。

然而,还有比买房不膨胀的行为吗?

将近八百万的房款,就这么没了。

说不心疼,那是假的。

但骨子里还是有些满足。

每分钱都不偷不抢,靠着双手和才华挣回来的。

跟胡菁菁讨论了一下装修风格,才挂断电话。

想要跟父母通电话,但这个时间点显然不太合适。

收拾心情,重新振作。

花了这么大一笔钱,要尽快赚回来才是。

最近这几天的工作重点都在师大食堂,业绩固然稳定,但人员还缺少一些。

尽管陈雪华及时招募了一些,但新员工还在适应期。

乔智还是会下厨跟其他主厨一样做菜。

而且比其他主厨都要投入、认真。

一方面是给自己打工,另一方面他真的很享受过程。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