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风有些错愕。

“们来这里做什么?”

虽然两边见面,但是没有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感觉。

相反,司徒风还有些担心这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呆在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纵然他对于小渔村是有私心的,想要提前将小渔村占据己有,然后借此大赚一笔!

但是现在,整个魔都似乎未来都不太乐观了。

这场风暴太可怕了。

现在司徒风站在地上都感觉摇摇欲晃,仿佛随时都会被海上而来的狂风给吹跑一般。

“当然是来出海的!”

锤叔似乎十分理所当然的开口。

“这不是胡闹吗!”

当即,司徒风就大声驳斥道。

居家少女迷人睡衣闺房写真

他的目光盯着远穹:“管一管爷爷,这里不是们能来的地方,小孩子家家赶紧回去!还有们这些老人,赶紧离开魔都!”

“魔都现在已经不是人能够呆的地方了!”

“马上,很有可能这座城市就要被大水给淹没了!”

如果换作一切,司徒风听到有人敢对他说这种话,那么他一定会觉得有人在胡说八道疯了!

但是现在,他自己青口说出这种杞人忧天的话语时候,他反而并不觉得这句话是在开玩笑了!

因为在他的脚下,已经有海水蔓延了上来。

此刻,整个港口已经被淹没了!

这场雨下得没完没了,并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呼啸!

海潮不停的拍打着港口,掀起几米高的浪潮,然后重重地摔在水泥地面之上。

娄光音的秀发已经被染湿,满脸的雨水更衬托她的容貌,宛若水莲一般在雨水之中。

此刻,她的脚踝已经隐隐被海水所淹没。

要知道,这里可是港口位置,算是地势较高。

平日晴空万里的时候,海水线要比港口低上许多,但是今天这么快的速度就蔓延上来了。

这足以证明这场风暴的不同寻常!

同时,这场风暴极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恐怖的一场暴风雨。

“我知道。”

面对司徒风的大声咆哮,锤叔竟然十分的平静的回了这句话。

这一下,司徒风突然安静下来了。

他有些面色复杂的望着小渔村这群人。

有像锤叔一样的老头,平日里他们在小渔村外,打打渔,晒晒网。

由于小渔村的传统,这些老头们平日里兴致来了,也会拾起老本行,去打上几次铁,锻造一点小玩意。

更多的时候是躺在门外晒晒太阳,享受这一下日光浴,也算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沙滩阳光。

但是他们现在部都在这里。

好像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的老太太,她们搀扶着各自的老伴,没有任何后悔的出现在这里。

每个人都做出了某种决定。

司徒风能够看见他们眼神之中的那股坚定。

“们为了什么?”

司徒风十分不解的望着这群人。

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远穹开口了。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因为大风大浪而产生的畏惧。

“为了找到那些失踪的小渔村人们。”

听到这话,司徒风沉默了。

他看着面前所有人,在暴雨的冲刷下,但是并没有让他们后退半步。

相反,司徒风害怕眼前无尽风浪的海洋,产生的畏惧心理,只想赶紧的逃离这地。

他,确实连一个少年都比不上啊!

“韩帝,我们来了。”

锤叔越过了司徒风,走到了韩帝的面前。

韩帝的面色有些复杂。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将这些人一同带上船。

但是他们出现在这里。

“师傅,知道吗?以前我爷爷其实是一名船员。”

远穹一脸认真的开口。

雨水顺着天穹落下,仿佛苍天开了一个窟窿一般。

每个人都沉默的望着韩帝,等着韩帝最后的一句话。

“我猜到了。”

韩帝平静的回应远穹这句话。

“一个畏海的人,却一如既往的守候在海边。”

“所有的言辞都是借口,实则是因为离不开这片海。”

“从海上长大,也从海上离开。”

“畏惧了海洋,但是却无法远离这里。”

说这话的时候,韩帝的眼神目不转睛的盯着锤叔。

良久,锤叔微微叹了口气。

“说的没错,我确实离不开这里,但同样,我确实也有恐海症,一接近海水我就会头晕脚软。”

此刻,锤叔正在远穹和乾象的一左一右的支撑下。

“既然如此,那们都回去吧。”

韩帝依旧希望这些人离开魔都。

现在的魔都,其危险程度已经远超曾经韩帝在毒墓,碑墓这些地方了。

随着海洋墓的出世!

魔都也受到了波及!

换句话说,魔都已经成为了海洋墓的影响城市之一!

整座城市化作墓地的一部分。

说出去,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但是韩帝并不能透露出去这些,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不,我不会离开的。”

“不仅是我,我们都想了很久,来到这里,是小渔村的一致决定,所有人都认为小渔村的人不能抛下还在海上漂泊的那些亲人。”

“年轻的时候,小渔村的这些人哪个不是一等一的水手!”

“甚至,身后的这艘船,当年的时候我们还开过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锤叔脸上露出了满满的自豪神色!

那是回忆往昔的意气风发!

想当年,他也是一个朝气蓬勃的水手啊!

只是后来离开海洋,慢慢在村子里做了一个铁匠。

韩帝沉默的看着锤叔。

他明白,他已经无法说服这个倔强的老头。

然后韩帝的目光落在娄光音的身上。

他现在只能希冀娄光音能够带着这些人离开魔都。

正当韩帝准备张口对娄光音说什么的时候。

娄光音似乎一眼看透了韩帝的心思,直接抢先开口说道:“如果说是想要劝我,让我带他们离开的话,那最好打消这个念头了。”

“我也和他们一样,坚决的要和一同出海!”

“去哪里,我们便是去哪里!”

海上狂风作浪,惊涛不断拍打港口。

岸上的海水正在一点点的积攒。

整个沿海区域的人员早就撤退了。

除了港口区域的这些人。

有那么一刻,感觉港口的这群人被天地遗弃了一般。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