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族这是在干什么?”东皇宫中,太一妖皇摸着下巴,一脸茫然地看向白泽。

白泽微微一笑,摇头说道:“陛下何必着急,不过是大罗天意念动罢了,巫族大罗不下三百,如此浩大天意,那个大罗敢上前阻止,我等不妨先看看,看他巫族有何作为。”

太一妖皇一脸无奈,妖族倒是有这个实力正面硬撼巫族,干涉巫族大罗天意。

但是现在时机不对啊。

太一看了一眼太阳星方向,随后放弃了一般说道:“随他去吧。”

白泽微微一笑,接着他刻意将声音压低一些,问道:“陛下,您真的准备移位到帝星?”

说起这个,太一就很随意了,一点也不在意地说道:“太阳星位格对我与帝俊兄长来说,已经无甚大用,让出来又何妨。”

“反正我只是居于这妖皇宫中,又不去帝星。”

说着,太一又看了一眼太阳星方向,那里有先天神禁笼罩,阻隔了他的视线。

“也不知道进行得怎么样了。”

白泽也跟着向那边看去,“陛下放心,有女娲娘娘在,应无大碍。”……

“放心吧,有女娲在,羲和应无大碍。”在笼罩着浩瀚太阳星的先天神禁边缘,叶昂虚空而立,对一旁神色略有起伏的嫦曦说道。

可爱百变小清新甜美可人唯美写真

“老师,我姐姐这样,太阴转太阳,真的没问题吗?”因为这里有叶昂设下的禁制,所以外人不会知晓这里的情景,嫦曦如此称呼,倒也不怕被谁发现。

叶昂摇摇头,浑不在意地说道:“能有什么问题,都是大罗了,又不会真的死。”

嫦曦为之语塞,她看向遥远处,浩大无比的太阳星,正被诸位星神大罗,列周天星斗大阵,围在中央。

数百位大罗,加上周天星斗大阵的力量,足以将太阳星彻底压制,纵然是两位大罗在上面战斗,只怕都不会引起什么涟漪。

也只有做到这种程度,帝俊才能够放心让羲和进行太阴转太阳。

太阳星中,羲和神圣盘坐星核中,这里的环境已经非寻常生灵所能想象。

这里的温度,堪称洪荒顶级,这里的压力,也是堪称无量。

寻常金仙太乙,到了这里,只怕活不下去,纵然是混元强者,也不愿久待。

若非是太阳星自成法度,自有规则,否则,单就这星核内的环境,顷刻间便坍缩为无量混洞。

女娲盘坐在羲和身后,协助着这位太阴神圣转太阳神圣。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难,根本不需要她女娲协助,但是谁让羲和与帝俊气机交感,感孕了阳子呢。

小生命们都非常脆弱,羲和对自己没有十足把握,只能求助于女娲。

对于此时此刻的帝俊来说,眼前的事,才是头等大事,其他的事情,他暂且交给太一处置了,所以即便是感应到了巫族有动作,却也无暇分神。

嫦曦瞥了一眼洪荒大地,这样的异动,她自然也是注意到了。

转身看到自家老师似笑非笑的看向洪荒那边,嫦曦不由心中念头一动,笑问道:“老师莫非知道巫族在干什么?”

叶昂摇摇头,又点点头,“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只是猜测他们准备做什么而已。”

叶昂这句话说得云里雾里,不过嫦曦何等冰雪聪明,一听即懂,叶昂的意思是说,他并没有凭借太易神通,一念探知巫族在干什么,毕竟以他的修为,真要这么做的话,巫族能够隐藏的秘密,其实并不多。

不过叶昂却又说自己大致能够猜到巫族准备做什么。

对于这一点,嫦曦深信不疑。

“老师,那巫族这是准备做什么?”

叶昂颇有些恶趣味地问嫦曦:“你说,巫妖二族,是不是像两个道侣,时时刻刻都关注着对方?”

嫦曦眉头一皱,随即噗呲一笑,“老师您这说法,倒也有趣。”

叶昂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便点点头,“看来你也猜到了。”

……

洪荒大地上,乌云盖顶,越来越厚重,天地间一片漆黑如墨,洪荒大地皆是处在一片灰蒙蒙,暗沉沉的景象中。

大地上,种种灾难层出不穷,生灵惊恐,不住叩拜天地,祈求平安。

更多的生灵在四处逃窜。

就在这一片灰暗中,一抹无比璀璨的斧光,骤然间划破黑暗,劈开浑浊。

洪荒大地的上空,漆黑如墨的乌云被撕碎,众生几乎同时抬头向上看去,只见——

一尊无穷高大的蛮荒巨人,手执神斧,顶天立地,他站在大地上,头在星空中,山峦起伏,高不过他脚背,云层来往,只在他半腰处。

他的肌肉如同无量山脉,一根寒毛,便如擎天巨柱,一道纹路,便如地上河谷!

在他执斧劈开黑暗之后,笼罩在洪荒之上的乌云,迅速散去,地动山摇的灾难,迅速消弭,四海河流,为之风平浪静。

“盘古大神!”

“盘古大神!”

“盘古大神!”

洪荒生灵,许多在刚刚看到这巨神的时候,都是茫然,因为不知道这是谁,可是这片刻之后,一个个却仿佛自然而然地醒悟了什么一般,突然间就知晓了这巨神是谁,一个个慌忙叩拜。

……

东昆仑山。

“大罗天意流转,映照众生心头,巫族这般做,也太刻意了吧?”通天道人有些不忍直视,枉他之前觉得祖巫们都直来直去,没想到眼前这景象。

大罗这般屈尊降贵,亲自下场操作,只能说有点让人想不到啊。

“简单、快捷、有效。”元始道人频频点头,冷笑一声道:“这样的行为,但凡是有大罗被动干涉一下,不主动收敛其自身大罗特性,巫族都做不到这种地步。”

“巫族这些大罗,是看准了大家不会主动和巫族起冲突。”

“我们主动收敛大罗特性,给巫族让路,是因为盘古正宗,而其他大罗干嘛主动收敛大罗特性。”通天脸色有些不屑:“说白了,巫妖二族的威势越来越重,大家都怕了,畏惧了。”

“即便是大罗超脱,不死不灭,但是大罗也不愿意在刚刚踏上竞相修行的关键时候,就被永远镇压,即便时候能够脱生,都担心此时错过了机缘,一步慢了,步步慢。”

太清道人微微颔首,笑呵呵地说道:“通天言之有理,深得吾心。”

他悠悠说道:“其实我等又何尝不是如此。”

“只因为现下乃是开天辟地以来,最佳的修行时代,是为日后攀登无上大道,奠定根基的时候,越是这种重要关头,越是要分清主次,不可盲目胡来,只图一时义气,失了长远计较。”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