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圈的最后一个危险地,就是巫师阵,红叶走过好几次,但是这一次现天圈的巫师阵变了,和原先不是

一样,不过,元卿凌根据红叶和晴姑姑所描述的,也推算了一遍,再一个时辰之后,找到了出路,顺利离开

天圈。

第二次解开阵图,连巫师阵都解开,这点让晴姑姑都为之拜服。

她所以为的最危险,结果如此轻易解决,实在让她意外得很。

离开天圈之后,大家没有休息,而是一鼓作气地直奔巫师所去。

虽然是大战一触即,但是不能留下元卿凌在任何一个地方,在这疆北的巫师,到处都是危险,所以宇文皓

怎么也带着她去。

红叶和阿丑也没走,但这就意味着疆北人再不信任他,如此轻易就牺牲掉在南疆建立的势力,实在让人费解

他甚至没半点不舍,仿佛疆北压根就不是他的根据地,更无半点感情可言。

就连安王,都忍不住问他,“公子,你其实可以不跟着去。”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红叶淡淡一笑,“有什么区别?带你们走出天圈,他们便知道是我所为。”

安王曾也是个阴谋家,知道这得筹谋多少年才有的成果,如此轻易放弃,实在可惜,但红叶若放弃,跟着去

自然是最好的,他和晴姑姑两人对巫师带都十分熟悉,有利于他们找到静和郡主。

策略早就定下来了,派出百余人寻找宇文天和蛮儿之外,其余部进攻。

宇文皓安排元卿凌跟着后援寻找的队伍,百余人里头因是在前方扫过的地方去找,危险系数不高,加上有阿

四笑红尘和瑾宁在身旁,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巫师带属于疆北的中心地带,辐射周边大概方圆百里,很大,但是巫师带很少会有其他疆北平民进来,所以

,这一次战斗的主攻力量还是巫师和巫师卫。

他们住在这连绵起伏的山脉里,几乎没有看到任何的房屋,晴姑姑说,他们所居住的地方,都是在大树或者

山势掩映的地方,若不是走近无法现,这也是潜在的危险,因为巫师所里,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

阿四跟元卿凌说了蛮儿的情况,元卿凌心里头也是比较着急,蛮儿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也不知道疆北的

人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只求快些找到。

大部队进,没多久,便听得了震天的厮杀声,元卿凌未曾经历过战争,心里不免害怕,但既到了这里了,

大战是在所难免的。

瑾宁和笑红尘坐在前头,阿四护着元卿凌,带着百余人往前压,检查所有的居所房屋,这些房屋部都是木

制的,从外头看着很小,但是进去之后才现很宽敞,屋中养着许多毒虫,且部都是散养,地上,桌子上

都有,黑压压的一片,瞧着实在瘆人。

而就在巫师带最顶端处,有一个偌大的山洞入口,山洞口有两株大树,大树通天般高,树根浮出地面,盘根

错节,枝叶也十分茂盛,像一把擎天的巨伞,遮天蔽日。

两株大树,各捆绑了一人,正是静和郡主与顺王宇文天,两人都神智不醒,闭着眼睛垂着双手。

洞口站着蛮儿和驼背两位老者,两位老者身穿灰色衣裳,脸上是严重的扭曲变形,鼻子和左眼都快堆在一起

了,右眼也像是布满了内障,但那内障却是红色的,着红色凶光,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是恶鬼修罗。

其中一名老者脸上带着戾气,阴恻恻地道:“竟然能从迷失带走出来,也算是本事,既然如此,便让他们见

识一下我们疆北的战术。”

蛮儿双手交叉贴在胸前,躬身,“尊长,是否下令面反攻?”

“暂时不必!”老者眯起一只眼睛看她,眼底的红光越的明显,伛偻的身躯稍稍地挺直了一些,看向了静和

郡主那张惨白的脸,“一个女子,竟能引来北唐军数千人,实在是耐人寻味,北唐与我疆北对峙已久,一直

迟迟不动,今日可算是撕开一道口子了。”

“尊长,如今该怎么做?”蛮儿问道。

他阴恻恻地笑了起来,递给蛮儿一把匕,“不着急,等他们攻进来再说,蛮儿,你去杀了顺王,此人留着

无用,一个静和郡主便足以让他们退兵接受我们的条件。”

蛮儿接过匕,慢慢地走过去,站在了宇文天的面前。

宇文天慢慢地醒来,看到蛮儿阴狠的脸,顿时一个激灵,想起了在山中抓住蛮儿的时候,却忽然来了人把他

击昏,接下来就人事不知了。

“顺王,对不住了!”蛮儿冷冷一笑,眼底陡然凶狠起来,手中用力便要把匕送入他的心脏。

“等一下!”宇文天看着蛮儿,眼底又焦灼又乱,“蛮儿,你杀了我,怎么跟五嫂交代?”

蛮儿冷笑着,“到如今,你还不认清楚吗?我如今不需要跟她交代任何事。”

“你是蛮儿吗?你如果是蛮儿,那你想想你在楚王府的日子……”宇文天试图挣扎了一下,身上的麻绳如婴儿

手臂般粗,缠得很紧,就这么挣脱是不可能的。

蛮儿盯着他,眼神是有片刻的迟疑,但是,那迟疑迅就被冷狠所取代,“那都是过去了,从今往后,我是

疆北的人。”

她扬起匕,便直往宇文天的心脏刺去。

“呜……”倏然,听得一声狼叫响起,声音不大,也仿佛是仅仅入耳,却极具穿透力。

蛮儿侧着头怔了怔,这声音,似乎很熟悉。

两名老者顿时警惕地四处张望,这山中的每一种声音,对他们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

这里好多毒兽,但是唯独是没有狼的。

“呜呜呜!”又是连续的三声,每一声的高低远近都不一样,第一声空灵,第二声稍远,第三声便仿佛在这四

周了。

老者顿时厉声道:“蛮儿,下手!”

蛮儿眼底一慌,举起匕便往宇文天的胸口扎下去,但也就在那一瞬间,一头雪狼从天而降,扑在了蛮儿的

身上,直接把她扑出一边去。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