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海中怎么会有星空!

就算自己的内世界与尊界气运相连,也不可能共享星空。

他仔细看了看,识海星空与尊界不一样,只有大大小小的星辰,却没有星云和星河。

神识放开,竟触碰到了一颗小小的星……这不是星星!

灵魂!这是灵魂形成的光球!

他迫不及待地探查浩瀚星空,每一颗星辰竟都是一个完整的灵魂。

怎么会这样!

生灵陨落,灵魂会进入轮回之门才对,绝不可能留下,更不可能化作有形之物,还成了一片星空!

最不可思议的是,星空在自己的识海中。

“小子!还没想明白?看看最大那两颗星星!”

林修齐早已发现有两个星辰远大于其他,而且位于星空中央。

“这是……雷鸣和霜雪!!其他的都是灵族的魂魄?”

甜美长发美女的午后时光

“当然了!”

“不对啊!就算灵域沉寂却没有损毁,他们的灵魂也不可能留下的!”

“巧合而已!你将极阳仙界引入灵域之时,已经和尊界气运相连了……”

“那不是更应该去轮回之门吗?”

“恰恰相反!灵域被炼化成体内世界,是独立的!与尊界气运相连说明灵域的等级很高,能够进化成另一个世界,出现完善的天道体系!”

“也就是说……只要是天道世界**现的生灵,即使陨落,灵魂也不会去轮回之门,而是等待我开辟一条新的天道?”

“没错!”

“那岂不是可以无限复活!”

“这就随你的意愿了!”

“我算是灵域的神了?”

“是!”

“那希尔芙呢?”

“她不是灵域生物,而且灵魂与你相融,除非你在尊界也成神,否则……”

“如何成神?”

“你的气运已与尊界相连,也凝出了本命印记,还能共鸣天络地脉……”

“我要炼化尊界?”

“这是最笨的方法,最好是找到关于时间天道的宝贝,或许就可以了!”

林修齐沉默了,他暗中发誓,一定要让希尔芙恢复原状,这丫头为自己付出太多了。

他将意识投影到灵域,站在星空下,抬起头,用极富韵律的声音说道:“灵族众生,尊吾神谕!回归!!”

仙音响彻四方,道韵流转天地,一颗颗星辰从识海飞出,点缀在灵域的天空之中。

白日飞星!

星辰散发出耀眼的光辉,似有一阵阵欣喜在跃动。

亿万星辰归位,夜幕落下,晴空化星空。

“嗡——”

一颗小小星辰从天空坠落,融入大地,一株小草拱出了地面。

流光星帘!

亿万星辰从天而降,有些落入大地,有些融入天空,只听得轰鸣声阵阵,一座座仙山拔地而起,绿树成荫,风雨雷电响彻云霄,怒浪滔天。

整座世界正在复苏!

不!是正在进化!

仙气缭绕,圣辉盈空,浓郁的元气化作涓流,润物无声。

一草一木,一山一湖,笼罩着瑞雾流彩,玲珑祥云。

灵域中央的圣灵金木也变了模样,散发出琉璃色的灵光,再次生长,摩天而立。

林修齐的表情愈发凝重,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他将神识覆盖到每一个地方,静静地等待奇迹出现。

“啵!”

一颗小草跳出了地面,晃着小脑袋,似乎有些头晕。

片刻之后,小东西好奇地打量着四方,猛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叫喊声,好似吹草叶的声音。

这个声音如同唤醒同伴的号角,一颗颗小草跳出地面,一棵棵巨木拔地而出。

仙湖化作灵蛟,一声龙吟,直上云霄。

山岭化作巨人,一声暴喝,顶天立地。

一团风雪和一道雷影出现在天空之中,万灵欢呼。

“你们……还记得我吗?”

林修齐的声音响起,所有声音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雷影化作一个身材魁伟的中年人,双目精光摄人,气质不怒自威。

他亦步亦趋地飞到林修齐面前,躬身叩拜,道:“雷鸣拜见吾神!”

风雪化作一位美艳无双的妇人,肌肤晶莹剔透,气质优雅高贵。

她的神色略有纠结,却也如雷鸣一般叩拜,道:“霜雪拜见吾神!”

灵族众生齐齐叩拜,随后是一阵乱吼。

没办法,不是谁都会说人话的!

“记忆可还在?”林修齐平静道。

“分毫不差!多谢吾神赐予重生!”

“希尔芙用性命换回了重生的机会,去圣灵金……琉璃木前祈祷吧!”

“是!!”

林修齐的意识回归,身体从虚空中浮出,解除了共鸣天络地脉的状态。

他下意识地运起了净化天地,一瞬之间,方圆千万公里的一切犹如3D息地图一般出现在脑海之中,毫无遗漏。

等等!有东西在接近!

他不动神色地站在原地,只听得“轰”的一声破空爆音,一道乌光飞来,击中他的身体。

“哈哈哈!林修齐!没想到你竟然活下来了!那又如何,在本神面前你依然要死!”

一个相貌不逊于他的青年从虚空中飞出,气质集邪魅与飘逸于一体,仿佛是世界上最尊贵的存在。

死神降临!

“咳——”

林修齐摔在地上,嘴角流出腥臭的黑色液体,皮肤之下似有一条条黑色蚯蚓四处蔓延。

“林修齐!你逃不出本……尊的手掌心!”

“你怎么这么小心眼!你也明白当初我不是有意的,现在你已经恢复了实力,为啥非要杀我!”

“神的尊严岂容你这蝼蚁亵渎!”

“当时你还不是死神呢!”

“闭嘴!那也不行!”

“就这么不讲理吗?”

“神是不需要和低级生灵讲公平的!我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一切都好办了!”

“要求饶?没用的!神是不会有恻隐之……你,你怎么!”

死神本想着摧毁对方的意志,没想到林修齐身上的死亡气息正在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消散。

“不愧是死神,死亡天道果然厉害,恐怕帝念和无神也未必能幸存吧!”

“你怎么会……”

“你只是伪神而已!”

“胡说!!”

死神忽然大怒,林修齐笑了。

“被我说中了吧!”

“你一个区区……你进阶了!!”

“有时候啊……不逼自己一次,还真不知道自己运气这么好!”

“你凭什么说我是伪神!”

“因为这天地已经有掌控一切的神明,而你……一直在躲避,对吗?”

死神的目光猛地一缩,林修齐说对了,虽不知对方是不是神,但寰宇规则已经成熟,可以理解为有了自己的意志。

在他横行的年代,天地无主,他就是真正的神,而如今却只是过街老鼠,只能偷偷施展法力。

“哼!就算是伪神也足以杀你!”

“来啊!来追我啊!”

林修齐迈入虚空,施展虚空跳跃,死神紧紧跟随,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和他比速度,这是自寻死路。

两分钟之后,神色的脸色阴沉如水,险些将死亡气息化作黄泉之水滴出。

他追不上林修齐,和追赶魅尊者不同,林修齐的速度和他完一致,都是秒速百万公里。

若是死亡禁咒还有效,可以远距离击落,但如今……一筹莫展。

刚刚进阶就这么强吗!

死神很疑惑,林修齐很无奈,速度追不上,招式不好用,这个智障怎么就不想想是不是自己太弱了呢!

“林修齐!你站住!”

“你疯了吧!”

“你若不与我一战,哼哼!你来看!”

死神手**现一颗光球,里面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

林修齐瞬间停住,目光再也移不开了。

司空素晴!

他一直在寻找对方,却连一点点消息都没有,原来是被这家伙抓走了。

“嘿嘿!算你有良心!”

“你想怎么样?”

死神没有回答,笑着用手点指虚空,一个黑色的洞口出现,仿佛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造界之术!”

“倒还有点眼力!林修齐与我一战,无论生死,我都将这灵魂还给你!”

“好!”

林修齐一马当先飞入造界空间之中,死神笑呵呵地跟了进去。

他知道自己已经胜利了,这个空间可以屏蔽天道,他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实力,超过大仙尊的实力。

一片混沌之中,死神将空间封闭,似笑非笑地看着林修齐,道:“你真蠢!竟真的进来了!”

“少废话!先把灵魂给我!”

“可以!”

死神根本不怕对方反悔,更不怕拖延时间,反而是他想趁机加固造界空间,免得自己太过投入,打碎了这里。

林修齐小心翼翼地接过司空素晴的灵魂,将其安置到灵域之中,供在圣灵琉璃木之上。

仅仅是一瞬间的接触,他就可以感受到司空素晴的恐慌。

圣族的灵魂与肉身相连,司空素晴以魂族之体重铸肉身,灵魂与肉身还不算真正地融为一体,否则就算是死神也不可能完整保留灵魂。

这是不幸中的大幸!

忽然之间,林修齐对自己很生气。

希尔芙为救自己而献身,司空素晴因为自己而只剩灵魂。

他只有这两位官宣的妻子,竟都落得这般境遇。

“林修齐!不必自责!”死神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冷笑道:“一分钟之后,你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想开点吧!”

林修齐目光平静地看着死神,冷声道:“给你一次机会,奉我为主!”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