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微暖,清风徐拂。

修剪的极为平整的花园草坪上,身姿婀娜的貂蝉正随着琴声翩翩起舞。

舞蹈之美,在于举手投足间的韵味。而非现代世界那样专为吸引眼球而弄出来乱七八糟的动作以及大长腿。

王霄坐在石凳上,手里捧着碗葡萄。

葡萄从西域传过来没多少年,口感上还是比较酸涩。原本的主要用途是用来酿酒的。

也就是皇家才会有这个闲情逸致去专门培育越来越甜,用来食用的葡萄。

坐在王霄身边抚琴的蔡文姬,看了眼那些葡萄,目光中闪过一抹无奈之色。

王霄不断出入太后寝宫的事情,怎么可能瞒的住人。

皇宫可是天下间最大的透风场所,那么多双双眼睛盯着,这里根本就藏不住任何的秘密。

这种事情在这个时代里来说,并不算是什么大事。

不提战国前秦时期,就说从当年的吕后开始,这种事情多了去了。

可问题在于,平民出身,又是外来之人的王霄,此时正处于风口浪尖上。

草莓味马尾女生甜笑怡人治愈系写真

雒阳城上上下下都在盯着他,尤其是那些世家大族更是不断的向外放消息,诋毁王霄的名声。

这年头名声很重要,董卓之所以人人喊打,那就是名声被毁了。吕布之所以到哪儿都不受待见,也是因为名声差,专门搞定自己老板,名声臭到就连曹操都不敢用他。

蔡文姬皱着眉头表示不解,那何太后都已经三十了啊。难道自己不香吗?

思绪飘了,手上就错了一个符。

跟随音乐舞动的貂蝉也失了节奏。

“有心事?”王霄将手中装着葡萄的碗递向了蔡文姬。

一想到这些葡萄是从太后宫里拿回来的,蔡文姬就直接摇头“没有,只是弹错了。”

有些气喘的貂蝉走过来行礼“太尉大人。”

看到王霄自然而然的将葡萄转向貂蝉,蔡文姬突然感觉很想笑。

这位据说在战场上勇猛无敌的太尉,怎么生活上如此的大大咧咧。

“刚才跳的那一段,就是单腿支撑,双手向后勾腿,类似飞天的那个,教教我怎么跳的。”

看着王霄拉起貂蝉出了凉亭去草坪上跳舞,蔡文姬差点喊出声来。

这天下间,绝对不会有第二个男人会像是王霄这样去做。

王霄对蔡文姬打了个手势,示意她继续弹琴伴奏。

收拾好心神的蔡文姬,将双手放在了焦尾琴上。

蔡文姬从未担忧过貂蝉,哪怕她美到让女人都为之心动。

因为貂蝉的身份是歌姬,再漂亮也改变不了她的身份。

真正让蔡文姬担忧的,是据说已经从常山郡出发的夏侯家的姑娘。

王霄鲤鱼跃龙门般的急速飞升,从离开常山郡的时候一个小小的都尉,直接跳到了三公之一,掌管天下兵马大权的太尉。

如此堪称传奇般的故事,自然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下。而有关王霄的消息,也是同样在飞速传递。

然后,王霄曾与常山郡郡守家姑娘有过婚约的消息就传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最为心烦意乱的人自然就是蔡文姬了。而且据说常山郡守上下打点活动,已经是成功调回朝中,估计现在已经上路了。

看着以堂堂太尉之尊,却跟着歌姬学跳舞的王霄。蔡文姬是愈发看不懂他了。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呢?”

邀请蔡文姬来家中教授弹琴,跟着貂蝉跳舞活动身体。对于王霄来说这都只是休闲放松的活动。

他真正要做的事情,比这些重要的多。

雒阳城内的反赵联盟逐渐形成。表面上的领袖是司徒袁隗,此外还有诸多世家豪强出身的大臣参与其中。

让人意外的是,出身晋中王氏的王允却是表态站在了王霄的这边。

只不过这种拙劣的卧底技巧,在王霄的面前毫无用处。

后世电影都拍烂了好吧。

他们暗中的力量则是袁绍袁术兄弟,以及曹操,鲍鸿,淳于琼等人的兵马。还有部分被他们收买的南北禁军甚至并州兵。

之所以要反王霄,表面上的理由当然是冠冕堂皇,说的极为漂亮。

可说到实质性的问题,依旧是逃不脱争权夺利四个字。

王霄试图给寒门子弟出头的机会,这触及到了世家豪强们的根本利益。所以两边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

他们的打算是把王霄与何太后一起推倒,然后拽刘辩下台,推陈留王上位。

这种事情东西两汉的大臣们可没少干。

从周勃,陈平他们诛灭诸吕还杀了少帝,推举代王刘恒为帝开始。到几年之前冀州刺史王芬等人意图废黜灵帝立合肥侯。还有大名鼎鼎的霍光废海昏侯都是如此。

大汉的大臣们就是如此的彪悍,哪怕是皇帝他们也敢说拽下马就拽下来。

实际上除了刘邦与刘彻等少数几位强势帝王之外,四百年大汉天下的皇帝大都是被大臣们压制。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有重用宦官,重用外戚的事情出现。

至于为什么要重用这些明显就不靠谱的人,那就是为了对抗强势的大臣们。

汉唐之后的儒家虚弱到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脆弱的犹如瓷器。

而汉唐时期的大儒们,却是坐下就能论道,起身就能拔剑砍人的猛人。他们强硬的犹如青铜器,哪个皇帝能不怕。

之前袁隗等人还想着要联络雒阳城外的兵马,好增强实力。

他们选择的是与王霄有深仇大恨,并且驻扎在距离很近弘农郡的董卓。

可袁隗他们的信使还没有派出去,那边就传来了董卓麾下兵马叛乱的消息。

牛辅麾下重要心腹谋士贾诩叛乱,说动了徐荣,樊稠,李蒙等人一同逃离弘农郡,跑来雒阳城投靠王霄。

徐荣是辽东郡人,在西凉军中一向被排挤。贾诩说服他很简单。

樊稠与李蒙等人则是亲身经历过雒阳城外大战的,深知被朝廷扣上叛逆之名的董卓绝非王霄的对手。贾诩过来一说,他们很自然的就抓住了跳槽的机会。

董卓的实力远没有演义中形容的那么强。

真正直属于他的兵马不过万人而已。凉州军的主力在皇甫嵩的手中,正在讨伐羌人。

他是在吞并了并州军,又吞并了雒阳城内禁军,夺取了武库大肆招兵之后才真正壮大起来。

现在他被王霄击败,躲在弘农郡苟延残喘,樊稠等人背叛他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贾诩还能说服更多的人,只是他深知掌握火候的重要性,见面礼太重的话反而不美。

雒阳城西夕阳亭,贾诩等人齐齐下马向着王霄行礼“拜见太尉大人。”

马背上的王霄单手握着马鞭,兴质很高“不必多礼,你们一路过来辛苦了。我已经备下宴席,为诸位接风洗尘。”

贾诩带来了两千余人,对于只剩下几千残兵的董卓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

可惜无论董卓如何暴跳如雷都没用,因为他已经没了与王霄叫板的资格。

他甚至都不敢在弘农郡待下去,急匆匆的带着兵马跑去了长安城。

酒宴之后,王霄将樊稠等人安顿在了城外的军营里,只领着贾诩一个人进了雒阳城。

“这些都是我手下的秘侦人手收集到的情报。”王霄指着案几上成摞的文牍对贾诩说“贾诩先生,你看看这些东西,看完了请告诉我看出了什么。”

王霄不可能因为一个名字就如何如何信任,如何如何相信他们的实力。

不说人心是会变的,单单是他们的真实能力究竟如何,必须得亲眼验证才可以。

这些人可不是无双无PC,王霄可看不到他们的数据。

之前大名鼎鼎的高顺,也是在陷阵营里接连鏖战,凭借出色的表现才被提升到统帅八百人的都尉。

而张辽哪怕是名闻遐迩的天下名将,此时也依旧只是统率着他来雒阳城后得到了一千多兵马。

展现能力,立下功勋才会得到真正的重用。

贾诩已经四十二岁了,这个年纪的他对人情世故早已经看的极为通透。也非常理解王霄的用意。

换做是他,也不可能对来投靠的人没有丝毫验证。

王霄离开了房间去外面忙碌事情,贾诩则是坐在案几前一份份的翻动那些文牍信件。

等到第二天王霄再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人了,甚至就连那些案几上的文牍都成了一旁铁盆内的灰烬。

上前来到案几旁,伸手拿起贾诩留下的字条。

字条上只有两句话“袁隗等人要反,王允不可信。”

王霄满意点头。

那些文牍信件并非是什么关键性的情报,实际上只是各部衙门的来往文书记录,还有雒阳城内各大世家府邸互相宴请聚会的记录等等。

单纯凭借这些就能看出来蕴含在其下的真相。果然是名不虚传,这是真正有本事的人。

“贾诩先生呢?”

王霄出门询问驻守这里的亲兵。

“贾诩先生昨夜晚饭之后就去了后院屋里睡觉,还叫了两壶酒水。”

王霄的笑容更盛“去等着,等他什么时候醒了就请来见我。”

贾诩的能力得到了证明,王霄上奏朝廷任命他为太尉府曹掾,升讨虏校尉。实际上的工作是协助王霄处理各种事务,主管情报秘侦。

几天之后,王霄在府邸里见到了身躯极为魁梧,大腿比人的腰还粗的典韦。

“听说你力气很大,武艺高强。”王霄活动着手腕“咱们来比试比试。”

手 机 站:

头像
News Repor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