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夏天和苏贝贝自然是安然无恙。

“师、师父,救我……”许真真看到的场面只不过是幻觉而已,真正被万千上万只老鼠淹没的是她自己的,可惜她发觉不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的声音,她的惶恐,她的疑惑……都随之湮灭,即便表达出来了,也已经毫无意义。

苏贝贝并不同情许真真,因为这一切都是她自己咎由自取的,得到这个下场,也实属罪有应得。

过了一会儿,苏贝贝发现夏天仍旧紧紧地搂着她的腰,不由得说道:“可以放开我了吧。”

“贝丫头,别急,还没结束呢。”夏天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

苏贝贝不由得愣了愣,她并没有从夏天脸上找到故意占她便宜的迹象,只能移目看向那些似乎正在渐渐撤离的老鼠,心想难道许真真还有什么招数不成?

只是,放眼望去,草甸之上已经没有了许真真的踪影,包括她的那几个朋友也都不见了。

偌大个草甸,除了老鼠的叽叽声音,安静得委实有些诡异。

有那么一瞬间,苏贝贝甚至怀疑这个什么帐蓬节会不会是专门针对她和夏天的圈套,不然怎么如此怪异,剩下的那些人真就作息如此规律,还没到深夜就全部睡下了。最诡异的是,数千顶帐医栉次鳞比地摆在这里,竟然感觉不到一丝丝的人气,简直细思极恐。然而,她和夏天同时出现在这里,分明是一件十分偶然的事情,不可能是有人事先计划好了。

“什么也没有啊,不会是在找借口占我便宜吧。”苏贝贝等到所有的鼠群都钻回了地底,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禁疑惑地看着夏天。

夏天撇了撇嘴,一脸不爽地说道:“既然们这些白痴不想出来,那就永远都别出来了。”

生活中的点滴

说着,夏天便懒洋洋地抬了抬脚,轻轻地在草地上跺了一脚。

“啊——”

草甸之下,竟然传出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虽然又闷又低沉,但还是清清楚楚地落入了苏贝贝的耳朵里。

紧接着,便看到数处地面爆裂开来,几具尸体被老鼠给拱出了地面。

“这怎么可能,竟然有人藏在地底?”苏贝贝感觉这一幕有些超出了自己的常识,“他们怎么做到的。”

夏天笑嘻嘻地冲苏贝贝说道:“贝丫头,其实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要是想在地底生活,也能办到的,而且能比他们厉害得多。”

“我为什么要在地底生活。”苏贝贝白了夏天一眼,转而问道:“这些又是什么人,跟许真真一伙的吗?”

夏天回答道:“算,也不算。”

“说人话。”苏贝贝说道。

夏天笑嘻嘻地解释起来:“这些白痴跟许真真确实是同伙,不过他们的目标并不一样。”

“目标不一样?”苏贝贝还是满腹的疑惑,不过心里还是细细思忖起来,首先许真真的目标毫无疑惑就是她,而且很可能她到这里的时候就被盯上了。如果说她的那些同伙目标不是她,那就只能是夏天喽。但是那些人怎么就肯定夏天一定会出现呢?这点才是她最想不通的。

其实也难怪她想不通,因为她并不知道夏天伊筱音他们来武功山堪探古墓的事情,以为夏天就是来找她的。

“啧啧啧,一脚之威,恐怖如厮。”这时候,一个颇为苍老的身影从某顶帐蓬中走了出来,抚掌而笑:“比鬼医张明佗那家伙厉害百倍,果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瞥了这老头儿一眼:“老头儿谁啊?”

这老头身材矮小,估计不到一米五,但是颔下的胡子却快垂到了地上,脸上满是皱纹,总呵呵笑着:“鄙人张须顺,双烛教的教主,刚才杀了的许真真是我的徒弟,不过半点不成器,死了也好,免得浪费粮食。”

“双烛教?”夏天撇了撇嘴,“就是四十年前被大师父坑了的那个邪教啊。那个应该早就被灭了,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湿鞋?”长须老者呵呵轻笑,冲夏天说道:“所以,多备退路,才是长盛不灭的真理。”

夏天不耐烦地说道:“既然捡了一条命,那就好好的苟且偷生就行了,非要再跑出来找死?”

“呵呵。”长须老者仍旧不急不缓地笑了一声,浑浊的目光细细地打量着夏天:“这些年,我一直在调查鬼医张明佗的行踪,然后知道了。只是太厉害了,而且锋芒毕露,想对出手,付出的代价会超出我的预计。只是没想到,时隔十二年,终于还是落入了我的陷阱中。”

“行了,这种废话就不用说了。”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这种话他听过太多了,没有半点意义。

长须老者笑着拍掌道:“即便身处险境,也还是这般的嚣张霸气,这是师父张明佗不曾具有的品质。其实这资质,我都想收做弟子的,这样的话,的成就绝不仅仅是今天的地步,实在可惜了。”

“他的脸怎么这么大呢?”苏贝贝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贝丫头,他不是脸大,而是根本没有脸。”

“哎,多说无益,还是直接送们上路吧。”长须老者蓦地变了脸色,从怀中摸出了一根玉笛,“今日便把们炼成红白双烛,这样也勉强能给老头子我续上三五十年的阳寿了。”

笛声悠扬,在空旷的草甸上空播散到远方。

数千顶帐蓬忽然就动了起来,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个行行色色的男男女女,明明看着很鲜活,眼神也跟活人无异,但是行为举止却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这、这是……”苏贝贝本来以为自己应该不会再吃惊了,没想到还是被惊住了,这里至少有数千人,难道都被这个什么长胡子老头给控制了,那他的实力委实有些恐怖了。

夏天看着这场景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懒洋洋地说道:“藏了几十年,一点进步也没有,说一句老废物不为过。”

长须老者吹奏着玉笛,没空反驳,只是眼中的杀气愈发地凛烈。

无数人从四面八方朝夏天和苏贝贝冲了过来,不多时就冲到了过前,不过并没有直接攻击,而是把他们两人牢牢层层叠叠地围在了中间。

“擒贼先擒王,我们冲过去直接把那老头解决了再说。”苏贝贝秀眉微蹙,不过并没有退缩,她怕老鼠可是并不怕人,很快就做出了最正确地判断。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放心,还没到我们出手的时候,这老头会自食恶果的。”

“难道早有对策了?”苏贝贝问道。

夏天还没回答呢,只见地面忽然“嘭、嘭、嘭”地爆裂开来,无数的老鼠再次如潮水般涌了出来。

长须老者继续吹奏着笛子,只是乐声不再悠扬,莫明有些尖利起来,刺得人耳膜生疼。

那些涌出来的老鼠也瞬间变得狂躁起来,眼睛也瞬间变成了红色,透着一股不详的气息。

“去,先拆了他们的皮肉!”长须老者收了玉笛,戳手朝夏天和苏贝贝一指,“老夫要彻夜赶工,将他们炼化成我的红白双烛,续命天灯。”

奇怪的是,那些鼠群听到命令后竟然出现了迟疑,一个个的愣在原地打转。

“嗯?怎么回事?”长须老者也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再度喝令道:“去!”

这时候,长须老者脚下的地皮蓦地松了松,直接窜出来一个头颅,冲他叫嚷起来:“师父,为什么不救我!”

长须老者吓了一跳,惊得跌倒在地上:“竟然没死?”

“看来老人家是巴不得我死了?”许真真满是泥土和草根的脸上露出怨毒的神情,“说过会帮我兜底的,结果却是拿我做饵,好满足自己的企图。”

“为师涨了阳寿之后,自然会帮,现在别捣乱。”长须老者立时安抚道:“只要把那两人炼成红白双烛,到时候,为师先分二十年阳寿便是了。”

“骗人!”许真真半点不信长须老者的话,双手如爪,蓦地扣住了长须老者的双腿,便把他往地底拖。

长须老者拼命挣扎着,可惜毕竟年老力衰,竟然没能甩开许真真的双手,这时候鼠群再次涌动冲着他们两人靠扰。

“这逆徒,看我不先宰了!”长须老者气急败坏,操起手中的玉笛便往许真真的咽喉刺去。

许真真已经疯狂了,不躲不避,张嘴咬在了长须老者的脚后跟:“要死就一起死,想撇下我,门也没有。”

“啊——”

长须老者惨叫一声,手中的玉笛也掉落在了地上。

这时候,鼠群已至,将他们二人迅速淹没了,然后拖入了无尽的地底。

苏贝贝看着这一幕,不由得冲夏天道:“早算计好的?”

“鼠辈就应该呆在地底,这辈子还是别出来了。”夏天没有回答,只是笑嘻嘻地说也一句。

这时候,那些被玉笛控制的人群瞬间恢复了神智,他们一个个的目露茫然之色,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更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围着一对小情侣。

夏天忽然在苏贝贝脸上亲了一下。

“干嘛?”苏贝贝愣了。

边上的那群人蓦地像是觉醒了什么属性,莫明其妙地就开始鼓起掌来,还齐声叫嚷起来:“亲一下、亲一下……”

头像
News Reporter